澳门申博赌场网址_澳门在线真人赌博_澳门赌场注册网址

传奇孙宏斌:从蹲大牢到乐视董事长

  从始至终,孙宏斌一直张扬着的,不是“要”,而是“不要”。

  “我要乐视控制权?我要这个干嘛?我投资乐视,没有阴谋,没有阳谋,什么谋都没有。”

  “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,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。”

  “不想当乐视的董事长。他们的生意太小了,我们都是几千亿的大生意。”

  终于,7月21日,乐视网公告称,董事会全票通过,选举孙宏斌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。

  7月21日下午,乐视网公告称,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六次会议于7月21日在公司会议室召开,董事会全票赞成孙宏斌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,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梁军。

  董事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选举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》选举孙宏斌先生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,任期自董事会通过之日起至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。

  表决结果:同意7票,反对0票,弃权0票,议案通过。

  贾跃亭的出局,可谓惨烈。

  实际上,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关系的僵化早已发生。

  2017年1月13日,融创中国与乐视网分别发布公告称,融创中国战略入股乐视网,共计支出150.41亿元。其中,以人民币60.41亿元收购乐视网8.61%股权,以79.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.5%股权,以10.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%股权。

  交易完成后,融创中国成为乐视体系中上市板块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,同时成为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板块的重要股东。

  1月时的孙宏斌,还是认可贾跃亭的,他当场撂话——“这么点儿钱,干这么大事儿!这事儿败了,凭这股精神,下件事儿照样能成。”

  最初,孙宏斌是以单纯的投资思维参与到混乱的乐视体系的,当时贾跃亭对外宣称亏损200亿。通过融创火线驰援的150亿,基本可以化解乐视危机。

  可惜,当时的孙宏斌并没来得及审查透彻乐视体系所有的亏损角落。

  实际上,乐视网自身这200多亿,只是乐视体系债务冰山一角。

  更多的债务,在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之外。比如,易到爆发的拖欠司机和供应商100-150亿货款;乐视致新负债116.8亿元,被公司诉讼;乐视手机、乐视体育、乐视汽车债务更是难以统计。

  除了欠债,坏账更是乐视内部的毒瘤。

  7月14日,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预计上半年亏损6.37亿元到6.42亿元。同时对乐视网2016年的年报进行更正,对其中涉及到的关联交易方进行披露。

  据了解,五家关联机构分别为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、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、乐视电子商务(北京)有限公司、乐帕营销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、乐视控股(北京)有限公司。

  五家应收账款总计29.03亿元,占应收账款年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是31.67%。

  孙宏斌是个爱惜羽毛的人。

  当年,因所谓“挪用公款”罪名遭了四年牢狱之苦,临近出狱,孙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请柳传志吃饭、道歉。出狱后事业开始不久,孙央求联想撤去对他“挪用公款”罪名的指控,“这对我很重要”。

  贾跃亭让孙宏斌踩了这样一个深坑,爆几句粗口,也未必解得了孙的怒火。

  7月,孙宏斌对贾跃亭语气完全改变——“不辞职,就开除”“犹犹豫豫的不坚决,还七个子生态一个不能少,都这时候了,你能做好一个就不错了”“很多投资人对乐视感兴趣,只要老贾退出”。

  7月18日,融创中国因一则银行排查融资风险的信息股价跌逾7%,融创系债券亦齐齐下跌。

  孙宏斌倒更像是被困住的人。

  1963年,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内一个小村落,作为家中老大的孙宏斌降生,其后,三名弟弟陆续报到。作为哥哥,孙宏斌从小被锻炼得很独立。

  1973年,山西省襄汾县吕梁山脚下的北膏腴村,贾跃亭出生,其姐姐贾跃芳大他十岁,哥哥贾跃民大他五岁。作为家中老幺,从小颇受宠爱。

  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,有很多相似点: 老乡、多次创业、雄心壮志、摔倒跌落,以及出神入化的资金腾挪术。

  贾跃亭自大专毕业后,经历地税局工作、创业卓越实业公司、电脑培训学校、太原市西伯尔电子工程有限公司、直至为其带来全球视野的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2004年,如今家喻户晓、毁誉参半的乐视网,于北京西伯尔通信公司移动业务部体系内诞生。

  而孙宏斌——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,自清华硕士毕业后,于联想集团内部,从一名普通员工、做到主人经理,直至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,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。彼时年仅25岁的孙宏斌,带领其团队产品销售额冲击至1000万。

  故事进展到这里,两者之间已然出现不同方向的引擎路线。

  2003年,贾跃亭到北京创建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时,比他年长十岁的孙宏斌已然尝过牢狱之苦。

  柳传志评价孙宏斌——有极强的上进心,不是一般的强,是极强;第二,有非常强的坚韧性,打倒了再爬起来;第三,有一眼看到底的能力,能判断一件事做与不做的关键在哪儿,以及不足之处——做事不留余地,性格使然。

 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——“当时的柳传志是很看得上他的”。逼着他学会讲故事,说话去除山西口音,并亲自培养他的领导能力。

  可惜,顺着性格决定命运的规律,年少轻狂的孙宏斌也走向跌落谷底的岔路。

  20世纪90年代初期,柳传志将大量精力放在香港联想,并将销售大任交与孙宏斌。失去监管又坐拥大权的孙宏斌,企图将企业部发展为“独立王国”,并提出“企业部利益高于一切”的口号。

  在柳传志看来,激进或野心不是不能忍,但在十年联想上市关键点,他冒不起这个险。

  1990年5月28日,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,十日后被正式逮捕,案由是——挪用公款。

  1992年8月22日,在海淀看守所熬过漫长的27个月后,孙宏斌接到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的刑事判决书,罪名是——挪用公款13万元。

  之后,孙宏斌向柳传志道歉、并诚恳希冀柳的扶持与帮助。

  这场牢狱之灾,给孙宏斌上的课是——戒躁戒傲。

  1994年,孙宏斌创建顺驰,以房地产中介所身份地产界。在柳传志资金资源多重扶持下,1998年,公司壮大,更名为天津顺驰投资有限公司。

  2003年,顺驰进入北京,并开始了急速全国扩张战略。

  可以说,十年前的牢狱之灾是刻在刘宏斌心头的耻辱。正因于此,他已十倍百倍气力发展顺驰,企图证明自己。

  同年,孙宏斌在某次会议演讲之后,语出惊人:“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元,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。”

  继而,他转头盯向万科王石:“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,包括王总。”

  王石回应道:“你不可能这么快超过万科,是不是要注意控制风险?”